主页 > www.958500.com >

新闻排行

最新新闻

寻找前世之旅中安倍晴明与沙罗的番外

发布日期:2019-09-17 09:37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,搜索相关资料。也可直接点“搜索资料”搜索整个问题。

  这天早上,京城里赫赫有名的阴阳师贺茂保宪一醒来就注意到窗外飘着的雪花,心里不由十分高兴,他向来是喜欢赏雪景的。

  成亲,没错!要是早两年提起这几个字,他一定会避之不急,可是现在,只要想到这两个字,他就心花怒放,满心的喜悦无法形容,简直恨不得告诉全京城的人知道,他贺茂保宪就要结束单身汉的生活了。

  “贺茂大人,土御门的安倍大人派人送贺礼来了。”侍女樱子前来通报的时候,看见的是正暗自偷笑到双肩直抖的贺茂大人。

  “是晴明吗?”保宪转过身来,摸了摸笑僵的下巴,心里掠过了一丝不悦。他们可是一起长大的师兄弟啊,虽然自父亲过世后晴明就离开了贺茂家,去了土御门,阴阳道从此一分为二,历道属贺茂,天文道属安倍,阴阳道界由他们贺茂家与安倍家平分天下。可是凭着往日的交情,晴明难道就这么随便派个人打发他了?

  前来送礼的是位穿着红梅色唐衣的美人,她将礼物送上,行了行礼,还不等保宪说话,就消失于清冷的空气中,化为一朵红梅飘落在了他的手中。

  这下子,保宪心中更是来气,晴明这个家伙,自己不来不说,居然派个式神敷衍了事。再怎么说,他贺茂保宪也是安倍晴明的前辈呀。

  晴明正斜倚在回廊上悠然自得的赏着飘雪,黑色的长发随微风稍稍扬起又垂下…短短几年间,他已经褪去了少年的青涩,多了几分青年的沉稳。当年只能说是清秀的小脸出落的儒雅俊秀,一双水晶般的眼眸波光流转,道不尽的丰姿华彩,气度万千。

  “晴明知道师兄大婚在即,所以特地送去了贺礼,莫非师兄对贺礼不满意吗?”晴明的唇边挂着一丝若有若无的笑意。

  “我说晴明,怎么说我也是你的师兄,你随便派个式神就想打发我了吗?”他也在晴明的身边顺势坐下,不客气的顺手拿起一条烤香鱼放入了嘴里。

  “师兄,没想到你也有这么一天。不过,也只有木梨这样的女子能让师兄收心养性了。”

  保宪微微一愣,想起了自己备受折磨,历经磨难的追求过程,不由感慨的叹了一口气,这一切,也只有晴明看在眼里了。

  “我贺茂保宪英明一世,居然就这样栽在了这个唐国女子的手里。”他虽是无奈的表情,语气中却透着一丝甜蜜。

  “说起来,不知唐国女子是不是都这般精灵古怪,木梨倒还真有几分像当初的沙罗呢。”保宪话刚说出口,忽然想到了什么,连忙望了晴明一眼,只见他还是淡淡笑着,神色未变,这才放下心来。

  “已经过去这么久了,也不知她在自己的时代生活的怎么样了。”他低声说道,她离开的时候,似乎也正是细雪飘飞的日子。

  “有时,还真是好奇她的时代啊。”保宪见晴明无动于衷,也就没有顾忌的继续说了下去。

  晴明起身相送,衣袖挥舞间,一根细长的发丝落了下来,朝着取暖的火炉飘落,就在这时,让保宪目瞪口呆的事情发生了。

  那位优雅冷淡的白狐之子,居然脸色大变,毫不掩饰自己的紧张和惊慌,竟然直接伸出了手,从灼热的火焰中捞出了那根发丝。

  “晴明,你疯了!”保宪急忙拉起他的手,只见他白皙的手背上被烧红了一大片,烫起了几个水泡。

  保宪吃惊地望着他,这根发丝是什么宝贝,居然让晴明连阴阳术都来不及用,作出这样疯狂的举动?

  “晴明!”保宪又喊了一声,晴明似乎完全没有听到他在说什么,只顾做自己的事情,默默的念起了咒文,一缕白烟蓦的升起,发丝在瞬间幻化成了一个清丽的少女。

  “只是一个式……”在看清这个女孩的容貌时,保宪的后半句话硬生生的吞了回去。

  “沙罗……”他喃喃的低语,转头紧紧盯着晴明,只见晴明仔仔细细的打量了一番那女孩后,才稍稍松了一口气,脸色也恢复了一贯的清冷。

  原来,他将晴明想的太洒脱了……即便是游走阴阳两界,看透生死轮回,这情关缘孽,又如何挣的脱,扯的断?

  “晴明,你还想再见她一面吗?”他的心,就如同这雪中的梅花瓣,轻轻的颤动着。

  “师兄,”晴明的眼中闪烁着游离的神色,唇边却带着清淡的笑容,“命运曾经在不经意间为我打开一片陌生天地,让我一窥其中无限美好,然后擦身而过,寂寞如初。若是妄想,必会失望。”

  “不是妄想!”保宪牢牢的盯着他,“不是妄想!晴明,你忘了吗?再过三天,就有百年难遇的五星连珠异像,记得父亲曾经提到过,在五星连珠之时,天地宇宙间能量之强大超出你我的想象,只要利用好这股力量,就能实现空间时间的转移。虽然这股力量不能持续很长时间,但足够让你前往她的时空再见她一面了。”

  “晴明,五星连珠之时我们所借用的力量,在沙罗的时代只能维持两个时辰,而且只能让你的灵体穿越空间,我会尽力将你的灵体送到最接近沙罗的地方,只不过,到时被你的灵体暂时附身的人是男是女都是未知,你可考虑好了?”施法之前,保宪倒又犹豫起来。

  “当初鼓动晴明的人是你,现在动摇的人又是你,小保,知不知道你这样反复很讨厌哦。”

  贺茂保宪嘴角抽搐,“小梨,我说了多少遍,不许叫我——小保!”他又朝晴明笑了笑,道:“晴明,你不怪我把小梨带来吧,她的道术高深,有她在,再集你我二人之力,成功的机会更大一些。”

  到处是喧闹杂乱的声音,尖锐,低沉,高亢,不同的响声混合在一起,令他的听觉有刹那间的混乱。

  他缓缓的睁开了眼睛,四周都是高耸入云的建筑,街道上飞速奔跑着奇怪的东西,路人们的衣服更是稀奇古怪,这里——就是沙罗生活的时代吗?

  他的心里忽然有了一些淡淡的怜悯,沙罗真是可怜呢,生活在这么纷扰的地方,和优雅的平安京实在是差别太大了。

  “嘟——”一个极其尖锐的声音在他的身边响起,饶是他一向冷静,也被吓了一跳,随即而来的就是一连串粗话。

  就在这时,一双温暖的手将他拽了过去,“小心啊,别站在马路中央,很危险哦。”

  他的心头一震,这声音——从很早以前就盘绕在了他的心里,化作了一种没有形状的东西,牵绊着心情,永远挥之不去。

  他蓦的抬起头来,直直的盯着那张脸,强抑着内心的激动,几乎就要脱口喊出了她的名字——

  他忽然想起了保宪的话,低头一看,原来他的灵体所俯身的是一个五六岁的小男孩。

  “小朋友,那姐姐先走了,你乖乖在这里等家里人哦。”看她起身就要离去,他心里一急,伸手去拦,却因为高度的原因只抓住了她的衣角。

  不要走,沙罗,不要走,他紧紧的拽着她的衣角,怎么也不放手。他忽然有些厌恶起自己,安倍晴明,你这个胆小鬼,难道只有在隐藏在别人的躯壳里时,才敢做出自己想做的举动吗?

  如果在那个细雪纷飞的日子,他也能这样紧紧拉住她,是不是——一切都会改变呢?

  “阴阳寮。”他不假思索地脱口而出,接着就看见了她额上的青筋bang的一声弹起。

  他微微一笑,原来在沙罗的时代里,也有近卫府。不过,他可不想把时间浪费在那里。

  “姐姐,”他的眼中闪过了一丝狐狸般的笑容,轻轻扯了扯她的衣角,“我饿了。”

  “饿了?”她想了想,忽然指了指前面不远处一个黄色的奇怪标记,笑道:“那么,姐姐先请你去吃麦当劳吧。”说着,她就拉起了他的手,往前走去。

  “怎么不吃啊,这是刚推出的快乐儿童餐哦,看,还有一个史诺比,啊,可惜这个我已经有了,我只差3个就可以搜集到全套了。”她兴高采烈的帮他拆开了包装。

  他疑惑地看了一眼这个被她称为史诺比的东西,迟疑地问了句,“这是——犬吗?”

  “犬?小朋友你用的词好奇怪,当然了,你连史诺比都不知道吗?”她将那个东西往他手上一塞,“回家慢慢去玩吧。”

  在她的殷切注视下,他颤抖着手拿起了那个圆圆的,软软的,还夹着一大块肉的东西,像吃毒药般咬了一口。

  “小明,你不用担心哦,等下吃完了我就送你去警察局,到时他们就会帮你找到家里人的。”她顺手摸了摸他的脑袋。

  “我叫叶隐,叶子的叶,隐者的隐,嗯,这样写,40665红灯王中王网,”她蘸了一点饮料,在桌子上写了起来。

  “咳-咳-咳……”他立刻被呛的咳嗽起来,忽然好想哭,这是什么啊,这么呛,沙罗她们居然只能喝这样恐怖的东西,真是——太可怜了!

  “小明,怎么了!”她连忙站起身来,起身的幅度太大,随身包里扑通一声滑出了一样东西。

  是一本书。在看清了上面的字时,他忽然忘了咳嗽,忘了一切,脑中仿佛已经空白一片,只有那清晰的三个大字在眼前回旋。

  “姐姐,这是——”见她连忙捡起了书,还很心疼的掸了掸灰尘,他的心,忽然柔软起来。

  “哦,这是日本平安时代赫赫有名的阴阳师安倍晴明的故事哦。你听说过吗?刚才你还说出阴阳寮这个词呢。”

  蓦然从她的口中听见自己的名字,他的心,仿佛漏跳了一拍,微颤的声音已经滑出了口,“姐姐,喜欢——他吗?”

  她的神色忽然黯淡下去,双眼望向了远处,似乎在回忆着什么,忽然唇边绽开了一个如梦似幻的笑容。

  在听到她说喜欢的那一瞬间,他的心剧烈的颤抖起来,几乎就要忍不住喊了出来,沙罗,我就是晴明,安倍晴明,此时此刻就在你的面前啊……

  走在华灯初上的街上,他抬起头望着她的脸颊,只觉犹如在梦中。如此近的距离,如此真实的感觉,她,就在他的身边。

  “小明,派出所到了,等下你要把自己的名字和爸爸妈妈的名字都告诉警察叔叔哦。”她在派出所的门口停了下来,侧过身,弯下腰笑着对他说。

  他的眼中又掠过了那抹狐狸般的笑容,“今天,真是谢谢姐姐了,为了表达我的谢意,让我抱抱你,可以吗?”

  她略略惊讶了一下,又随即微笑着点了点头,同时张开自己的手臂与他轻轻的拥抱在一起。

  他用尽全力的回应着她的拥抱,莫名的眩晕让他犹如跌入了一个甜美却疼痛的梦境里,他忘记了自己,忘记了周围的一切,忘记了,素日里引以为傲的冷静。

  “晴明,你真的看到了我们大唐一千多年后的景象吗,是怎么样的?”木梨惊喜的抓住他就问。

  “保宪师兄,杀肖高手论坛。我见到她了,她——很好。”晴明微微笑着,又朝木梨笑了笑,“抱歉,我想我还是更喜欢平安京。”

  晴明低头望去,一只奇怪的小狗玩具正静静的躺在他的手心。居然,把它一起带来了。

  保宪和木梨面面相觑,两人额上青筋早已扭成╬字状,呆了几秒后,匆匆告辞而去。